{page.title}

明朝也有位“香妃”,有人挖其墓,却不盗墓,

发表时间:2019-03-08

李清乃明崇祯辛未进士,在其所著的《三垣笔记》中有这样一段描述:“妃性寡言,虽酷暑热食,或行烈日中,肌无纤汗,枕席间皆有香气。”这说的便是有位妃子话不久,即便是在夏日吃热食或者是行走在烈日之下也不会出汗,反而她睡过的席子上还会留有余香。妇孺皆知,这出汗自然会有汗臭,而这位妃子体质是不怎么出汗的,所以身上才会有体香,莫不是她身上涂了香粉之类的货色?非也,这位妃子不爱化妆,平日里都是素面朝天,一是由于她本身就天生丽质,二是因为她也是个主张节俭的贤妃,她即是崇祯皇帝的恭淑贵妃田秀英。

田秀英是在朱由检登基之时与周皇后跟袁贵妃一起进的帝宫。她乃是一“白富美”诞生,其父在扬州任总千时生她,这女娃自幼就表现出了过于常人的才智,可能说琴棋书画她都颇有成绩,而且结合她后来常劝崇祯要节省来看,还是个贤惠的女人,再加上本省就貌美,还身绕体香,你让这崇祯天子怎么能不宠她呢?

不过也正是因为她得崇祯独宠,惹得其余妃后心生嫉妒,尤其是周皇后,没少对她打压,当然了,她倒也不像那些宫廷剧中的女主角一样是个“白莲花”,就像那句歌词“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”一样,她多少是有些恃宠若娇的,不过她和周皇后的争斗倒也没到非要争个鱼逝世网破的程度,有人将她最终病死承乾宫归咎于周皇后的打压,但在蠢哥看来,她一病不起应当是与她生四子而夭三有关,试问谁能承受多次孩子夭折的事实呢?于是她便在崇祯十五年七月十五中元节那天逝世了,后被葬于贵妃园寝。

香妃,大部分人首次听到这个名词应该都是通过那部脍炙人口的《还珠格格第二部》了,剧中的香妃不仅浑身散发香味,更是可能吸引来蝴蝶,然而纵观乾隆皇帝身边的维吾尔族的妃子也就跟卓·伊帕尔罕一位,而且她也不叫香妃,而是容妃,至于她身上是否自带体香那更是无从考据。不外明朝却倒是真有一位货真价实的“香妃”,诚然她也并不被称为香妃,但据史料记载,她那身子还真是有留香的才干,这样的妃子又怎能不受宠呢,不过更奇怪的事发生在她去世后,她的墓曾经被人挖开过,然而那人却并不从中盗取随葬品,反倒他还放进去了一些货色。